公司新闻

 但冲击却是来自天主

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   时间:2018-10-12  浏览:
 但冲击却是来自天主,因为他真的在圣子内成了人,生于童贞女。就在诞生以后,透过苦难、十字架以及复活,天主在人类历史中的自我启示达到了最高点:不可见的天主在基督可见的人性上显示出来。
  但教会呢?特别是天主教会又怎样?今天有很多人似乎在抗拒,只有教会才有救恩的说法。连在基督徒中——有时也在天主教徒中——有不少人在问:为什么在这许多信仰基督的教会中,单单只有天主教会应该保有并教导完整的福音?
  但教宗自己并未注意到他九月排定的节目那么多,也无法再变更,与导演和技术人员录影播出,应作准备的最后期限相撞。教宗那个月行事历密密麻麻,电脑打字,长达三十六页。这次“十五年教宗生活在电视”的访问计划只好暂时搁下。
  但是救恩并不只是这一点。当人‘面对面’享见天主的时候,就是遇见了绝对圆满的善。柏拉图对善的概念之直觉,在基督宗教里得到了超哲学与最后的证实。我们并不是说与善的概念合一,而是与善本身合一。天主就是这善。一个青年来问耶稣说:善师,为承受永生,我该作什么?耶稣对他说:你为什么称我为善?除了天主一个外,没有谁是善的。(谷十17-18)
  但是这位天主绝对是宇宙之外的天主。对于那些认为世界只有自然认知的人,一位天主临在于宇宙中,似乎并没有什么益处;同样一位在人内工作的天主,对于现代的认知,对于人的现代科学,也不见得有什么用,因为现代科学所研究的是意识的,和潜意识的一种机制。而那些启蒙的理性主义则把真天主,特别是救人的天主搁置起来。
  但天主教徒更超越此一认知,进而相信那个天主、基督,在教会中还活着,还工作着----用新约上的词句说,就像在一个"身体"中活动。当今在世,这教会可见的领袖,就是阁下您,罗马的主教。
  当代人的喜乐与希望、愁苦与焦虑就是教宗所要祈求的,这是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的最后一件文献,"论教儒现代世界牧职宪章"开始的一句话。
  当代人真的由对天主子女般的敬畏之情所推动吗?这种敬畏首先就是爱。在今日人类的意识中黑格尔的主仆模式所占的比重比『智慧』更大,而智慧是以对上主的敬畏为开端,强权哲学,就是从黑格尔的模式所产生的。唯一能够有效抑制这一哲学的力量就在基督的福音中。在基督的福音中『主仆』的模式已彻底的转化成为『父子』的模式。『父子』的模式是永恒的,比人类的历史还久长。其中『父的光』早在天主自己圣三奥迹之中,从天主那里照耀出来,照亮了人类与人类的历史。虽然如此,我们从启示得知,这个『父的光』在人类的历史中,在一个幽暗但确是事实的原罪上,遇到第一个阻力。为解释事实的真相,这真是一把钥匙。原罪不只违反对天主的一个积极的旨意,并且还是特别针对此意旨背后的动机。原罪企图废除父职,破坏天主在祂创造的世界所散布的光辉,怀疑天主是爱的真理,让人只存有主与仆的意识。结果似乎天主看到自己对世界和对人类的权利遭到抗拒,因而妒火中烧,结果人类也受到刺激,起而与天主对抗。在各时代的历史中从无二致,被奴役的人被推逼列阵,反对那奴役他的主人。